只是一個喜歡看小說、動漫的大一生~

本身是灣家人www

PS.有時候心智年齡低於10歲請小心(X

© 朔雪
Powered by LOFTER

重蹈覆轍

※原創cp,查白
※短篇,白井第一視角
※昨天就該發的但斷網了(

最近我總是重複做著一個夢,夢裡我看見一個跟我很像的女孩子依靠在一名少年身上,而少年只是翻閱手上的書,沒有要推開“我”的意思。

他們是誰?

這是我第一個想到的事情,這讓我想起有一本書上是這麼寫的:『夢境裡所出現的人通常是你現實中看過的人,就算是擦肩而過的人也有可能。』

這麼說的話,看來我是無意間遇到過他們嗎?

當我這麼想著時,有個跟少年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女走了過去,少女對著女孩說了幾句話,女孩聽完後眨了眨眼便笑了起來,而站在這裡的我卻什麼也聽不清。

或許是因為這是夢吧?

突然畫面一轉,轉到了類似禮堂的地點, 遠方的鐘聲響起...

暗戀那件事

※安雷安……?
※短,有ooc
※可搭配歌曲【西瓜Jun-暗戀說】觀看

身後星辰剛攀上夜空,安迷修坐在書桌前揉了揉太陽穴,桌上的筆記本寫滿了文字,仔細看,無非是關於他和雷獅的點點滴滴。

從見面到吵架,從拌嘴到心動,都編寫進了日記之中,當時似乎只是隨手寫寫,然而到現在才發覺,已經記載了滿滿的他。

安迷修嘆了一口氣,把筆記闔上了以後,將筆放回了筆筒裡,起身躺回了床上。

也許有些事成了習慣,像是一見到他,就會下意識的叫住他,然後開始東扯西扯的聊天。

是什麼樣的感情牽動著他,他不曉得,但他知道一件事情,他對於雷獅有著與眾不同的情感。

他也有想過,或許只是對於一個自己無法置之不理的人的感覺罷了。...

如果,也只是如果

※原創+黑安哥乙女×1 段子集
※莫名的段子(
※不喜請滑過

1.如果你是我爹(原創_景)

「老爹!!!!!」

一個小女孩從外面打開大門衝了進來,語氣像是末日將要來臨似的,使剛好在洗澡的景急忙圍了一條浴巾跑出了浴室。

「怎麼了?!」

小女孩見狀,突然笑了笑。

「我好愛你喔。」

「……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2.如果我喜歡你(原創_艾維斯→比爾)

「艾維斯?」

有著一頭青玉色捲髮的少年,冰然,正面無表情的叫著一名精靈,見精靈沒反應還多戳了他的臉幾下。

「……嗯?」

當名為艾維斯的精靈終於反應過來時,冰然差點用手指戳進他的嘴裡。

「我叫了你很多次,怎麼了?」...

時隔3個月的上色(

禮物

※雷獅×你
※今年雷獅生日賀圖“配詞”衍生(太久
※很短,有OOC
※不知所以然(

少女的背後抵上了牆壁,眼看著海盜團頭領站在她眼前,她只感覺到滿滿的惡意,並不是殺意,而是更偏向戲謔的那種感覺。

「喔?我的生日禮物呢?」

雷獅將雷神之槌架在自己的肩上,打趣似的問著,明知道對方的禮物被卡米爾幫忙收走了,但他卻更想親自拿到手,尤其是你的禮物。

「那個……剛剛遇到卡米爾,所以讓他轉交給你了……?」

少女小聲的回應,看著雷獅逐漸瞇起的雙眼,你只感覺到有一絲不妙。

果不其然,下一秒只見他單手架在牆上,原本放在肩上的槌子消失在空氣中,他語氣帶了點高傲的性質說道:

「噢?交給卡米爾轉交了...

任性

※中白補檔
※喝醉的白井是流氓(蓋章
※私設兩人剛交往

當白井被約去酒吧的時候,其實她是拒絕的……,但是一聽到中原前輩也會去,她一秒馬上答應。

但是事實證明,她被騙了。

「我要回去了。」她鼓起了兩側的臉頰,一臉失落的盯著罪魁禍首,她才認識幾天的新同事。

「白、白井前輩別這樣嘛——!」說著說著手就搭上白井的肩。

這使得她十分的不舒服,她皺著眉把搭在她肩上的手臂拍掉,非常為難的說著:「抱歉,我不太想……」

當她還沒說完,身後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你們在做什麼?」

「前輩!」白井彷彿看到了神一樣,眼睛整個發出光彩似的。

「中原先生?!」他似乎沒料到中原中也的出現,他急忙的邀請中也是否要...


深深懷疑發不發得出去(#

騎士的信仰

※安哥個人向,其實是自己對安哥的見解

※來激勵自己,但似乎產生了別的效果

※這麼一打,突然覺得自己是安吹


安迷修,那是一個對於他的信仰決意貫徹到底的男人。


他對於騎士道的熱誠就像是一道燃燒中的火炎,狂熱且難以平息,但他的理智卻有如在寒風吹拂過般清醒,他認清了這個世界,卻從未對它投降。


像是一個面對黑暗的騎士般,他面對著所有惡意,立志將他們一一砍碎。


這樣的他很容易被滿足也不求回報,所以在大賽裡他即使是損害了自己的利益,也不惜一切秉持著騎士精神來逞惡揚善,這樣的善良是他的優點也是缺點。


大賽裡總有人認為他的大義是多麼的不自量力,但他或許也沒想過在安迷修那溫和的笑...

【失眠】格瑞乙女

※瑞哥乙女 段子
※現代Paro
※短,OOC,半糖去冰(?
※有雷自避
※ 其實想試試看打瑞三,可是我不會抓個性(

夜晚無聲的降臨,讓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明鏡般的圓月懸掛在星夜之中,彷彿是幅畫的景色,但對她而言,這卻又一個輾轉反側的夜晚。

少女坐在一張不大不小的床上,有意無意的翻閱著書籍,不時的煩躁感使她繼續閱讀的慾望都消失了。

她把書放回了原位後,整個人向後倒在床上,不時襲來的負面情緒像是壓在羽毛上的灰塵似的,看不到,卻隱約遍佈在她的每一吋肌膚。

她隨意的往桌上拿起了物品在手裡把玩著,卻似乎什麼也起不了什麼作用。

難過、煩躁,這是她現在唯一的感受,她不知道為什麼,但她也對此沒辦法。

這...

.......欸嘿(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