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個喜歡看小說、動漫的大一生~

本身是灣家人www

PS.有時候心智年齡低於10歲請小心(X

© 朔雪
Powered by LOFTER

任性

※中白補檔
※喝醉的白井是流氓(蓋章
※私設兩人剛交往

當白井被約去酒吧的時候,其實她是拒絕的……,但是一聽到中原前輩也會去,她一秒馬上答應。

但是事實證明,她被騙了。

「我要回去了。」她鼓起了兩側的臉頰,一臉失落的盯著罪魁禍首,她才認識幾天的新同事。

「白、白井前輩別這樣嘛——!」說著說著手就搭上白井的肩。

這使得她十分的不舒服,她皺著眉把搭在她肩上的手臂拍掉,非常為難的說著:「抱歉,我不太想……」

當她還沒說完,身後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你們在做什麼?」

「前輩!」白井彷彿看到了神一樣,眼睛整個發出光彩似的。

「中原先生?!」他似乎沒料到中原中也的出現,他急忙的邀請中也是否要...


深深懷疑發不發得出去(#

騎士的信仰

※安哥個人向,其實是自己對安哥的見解

※來激勵自己,但似乎產生了別的效果

※這麼一打,突然覺得自己是安吹


安迷修,那是一個對於他的信仰決意貫徹到底的男人。


他對於騎士道的熱誠就像是一道燃燒中的火炎,狂熱且難以平息,但他的理智卻有如在寒風吹拂過般清醒,他認清了這個世界,卻從未對它投降。


像是一個面對黑暗的騎士般,他面對著所有惡意,立志將他們一一砍碎。


這樣的他很容易被滿足也不求回報,所以在大賽裡他即使是損害了自己的利益,也不惜一切秉持著騎士精神來逞惡揚善,這樣的善良是他的優點也是缺點。


大賽裡總有人認為他的大義是多麼的不自量力,但他或許也沒想過在安迷修那溫和的笑...

【失眠】格瑞乙女

※瑞哥乙女 段子
※現代Paro
※短,OOC,半糖去冰(?
※有雷自避
※ 其實想試試看打瑞三,可是我不會抓個性(

夜晚無聲的降臨,讓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明鏡般的圓月懸掛在星夜之中,彷彿是幅畫的景色,但對她而言,這卻又一個輾轉反側的夜晚。

少女坐在一張不大不小的床上,有意無意的翻閱著書籍,不時的煩躁感使她繼續閱讀的慾望都消失了。

她把書放回了原位後,整個人向後倒在床上,不時襲來的負面情緒像是壓在羽毛上的灰塵似的,看不到,卻隱約遍佈在她的每一吋肌膚。

她隨意的往桌上拿起了物品在手裡把玩著,卻似乎什麼也起不了什麼作用。

難過、煩躁,這是她現在唯一的感受,她不知道為什麼,但她也對此沒辦法。

這...

.......欸嘿(

久違沒畫的安迷修(

※中也乙女

※照樣有OOC,短

※慢慢還

晚間十二點三十分,他還沒回來。

披著一條藍色的毯子的你不斷在客廳中走來走去,深怕他出了什麼事情。

『跟你約好會早一點回來的他又食言了呢?』你這麼想著。

雖然身為黑手黨幹部的中也沒辦法準時回家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你總是會提心吊膽的等著他回來。

有一次他沒有回來,而你卻接到一通電話——他在醫院裡。

你身上穿著睡衣,腳也穿著拖鞋而已,你就這麼帶著鑰匙、錢包跟手機出門了,攔不到計程車的時候你簡直快要哭出來了,感覺心裡被掏空了,然後被恐懼、想像給填滿了一樣。

當你到了醫院以後,看到了他還能罵人時,你的腿突然使不上了任何力氣,跌坐在地上哭了...

雷總生日快樂!!!

※衣服有私設
※臺詞是多出來的妄想
※來不及上色了啦இдஇ

「喔?我的生日禮物呢?」

「好歹也算是我的戰利品,沒有,就得東西來抵押,例如說……你。」

「我只會聽我想聽的答案,你沒有資格拒絕。」

森總生日快樂!!!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畫錯(小聲

塗鴉

1/4